【暨南精神與中華文化傳承人·暨南傳奇】陶鑄:新中國華僑高等教育開拓者

發布單位:人員機構 [2019-06-05 00:00:00] 打印此信息

【編者按】

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学校时,指出暨南大學人才济济、名不虚传、作用独特、前程远大。110多年來,暨南已經培養了30多萬學生,遍布世界上170多個國家和地區,可謂有海水的地方,就有暨南人

暨南的今天,有一代代暨南人的拼搏、一代代暨南人的奮鬥,一代代暨南人薪火相傳,赓續僑教基因。我們推出【暨南精神與中華文化傳承人】系列報道,以展示110多年來,暨南人在國家、民族和高等教育事業、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發揮的獨特作用和做出的卓越貢獻。該系列報道分爲【暨南傳奇】【僑教之光】【中華文化傳四海】等子系列。

【暨南传奇】栏目,将通过一个个故事重现鲜活历史,回溯暨南传承的脉络,呈现暨南群星璀璨的精神感召。传奇是时间的拓片,它是故事在岁月的层层夹缝中沉淀的结晶,印刻着历史的脉络和时代精神的剖面。暨南大學走过的113年歲月,同樣一層層拓下了暨南人的風貌。百年暨南的年輪當中,正藏著許多被曆史淘洗得熠熠生輝的傳奇人、傳奇事。

陶鑄:無産階級革命家、國務院原副总理、暨南大學校長

历经沧桑的暨南始创于南京、兴盛于上海、赓续于福建、扎根和壮大于南粤大地。三落三起,五度播迁,但炫歌不辍,耕播侨教。1958年在广州重建、1978年复办成为暨南大學稳定发展的关键节点,而陶铸作为暨南大學在广州复办后的第一任校長,主持了1958年暨大在广州的复办工作,是暨大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。

暨南大學原副校長王越评价说:“他敢说敢干,说了就干,绝不拖延,不行的也明确告诉你不行,真的是非常有魄力。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會議原主席罗培元在《领导统战工作的好榜样》里也写道:(陶铸)他断事疾,从不含糊其词,做事更讲效率,雷厉风行。……有些被我们认为是小事的,陶铸认为不妥,也及时处理妥贴。

“没有陶铸办不成暨大。” 暨南大學原党委书记、副校長粱奇达一句简短的话,道出了陶铸对于暨大的重要性。

家道中落,赴軍校,上戰場,從監獄“畢業”

陶鑄(1908-1969)出生在湖南祁陽,小時候外號叫猛子,其父親在湖南南路優級師範學堂上過學,並參加過同盟會及武昌起義,後還開辦了一個小煤礦,家庭條件非常不錯。然而,他十歲那年,父親被軍閥蕭耀南殺害,他突然明白:“軍閥何其殘忍,我一定要改變這種情況。”

1926年,陶铸保送到广州黄埔军校第5期学习,次年,便参加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,由于其出色的指挥能力,先后被任命为中共福建省委秘书长、书记等职。后因叛徒出卖,1933年,他被国民党当局逮捕,在狱中,陶铸践行列宁“监狱即学校”的思想,潜心学习,系统研究了政治、经济、历史、文艺等方面的知识,还深入专研马列主义著作,并笑称:“我是监狱大学毕业的。” 陶铸被党组织营救出狱后,毛遂自荐,负责湖北抗日游击武装斗争干部训练班的领导工作,在他的精心指导下,训练班成立抗日游击武装大队,这支武装由小到大,由弱到强,先后在桐柏山、鸡公山、孝感、应城、京山、天门等地打击日伪军,扩大抗日根据地,为抗日战争在全国的胜利立下不朽功勋 。

陶铸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校教育,但他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学习。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学识渊博、文化功底深厚的老校長,这源于他对知识的渴求。陶铸真心重视教育,并敬爱有真才实学的高级知识分子。其早年的军旅经历,也造就了他敢作敢为,雷厉风行的良好作风。这些都在暨大复办的工作中一一展现。

勇擔重任,開拓新中國華僑高等教育事業

1949年,新中國成立後,毛澤東在《論聯合政府》的政治報告中提出“保護華僑利益,扶助回國的華僑”,廣大華僑再也不是“海外孤兒”,華僑子女紛紛回國就學。從1949年到1957年,僅8年時間,回國求學的華僑青年就有43000余人,相當于每天約有15人回國求學。

爲“不使華僑學生失學”,1954年4月起,建立了針對僑生的常設接待機構,但直至1958年前,全國還沒有一所全日制的、正規的華僑高等學府。

華僑高等教育亟待重建!

(1958年在廣州重建暨大的畫冊)

1957年5月,广东省政协第一届委员会第三次會議上,有不少归国华侨政协委员建议筹办一所新型的华侨大学。这一建议得到了陶铸的大力支持,他说:“在广东这样一个海外华侨众多的地方,复办暨南大學,对团结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,培育他们的后代,有深远的作用。”次日下午,他便主持成立筹备委员会,拉开了暨大复办的序幕。5月14日,《广州日报》发表了《本市将办华侨大学——省政协常委会讨论筹备进行》,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,一时家喻户晓。

陶铸组建的筹备委员会云集了当时众多名人学士,有周恩来秘书王匡、广州华侨局长王源兴、以及后来的暨南大學校長陈序经等。此外,在他的直接关怀下,还建立起了由荣毅仁等知名人士组成的学校董事會。全体人员艰苦奋斗,同心同德,埋头苦干,努力完成科系开设、基建、资金等筹备工作。

关于学校的校名,陶铸说:“这所学校沿用‘暨南大學’的名字,是因为她曾经在华侨中有影响。”

1958年9月24日,2100多名师生欢聚一堂。陶铸在暨大复校后的第一次开学典礼上难掩激动地讲:“暨南大學今天开学了!”从提出复办暨南大學到成功开学,仅用一年时间!台下顿时掌声雷鸣,响彻礼堂。

(1958年9月24日,暨南大學开学典礼)

(1958年,暨南大學在广州重办时期的北校门,图上校名为陶铸所写)

就在开学典礼举行前,陶铸在办公二楼會議室宣布:“暨大今天开学,筹委会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就此宣告结束。由于学校尚未完全建好,必须成立建校委员会。”

早在1958年2月的筹委会會議上,大家就公推陶铸担任校長。梁奇达说:“学校员工都希望陶书记兼任校長,这个愿望最好能够实现。”陈序经说:“这个学校是陶书记支持办起来的,孩子生下来,还要母亲哺育一下。”陶铸也表示愿意兼任暨大校長,以“巩固暨大办学成果,加速发展学校的各项建设”。

“宏教泽而系侨情”,一所为侨教育服务的新型大学就这样应运而生,并逐渐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华侨最高学府”和“海外华侨学生的摇篮”。51岁兼任暨大校長的陶铸,也成为了建国后华侨高等教育事业的开拓者。

“300萬+1000元”,海內外力量支持暨大複辦

暨南大學的快速复办离不开中央、广东省和社会各界人士。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也积极支持学校复办,他们不仅出谋划策、帮助建立海外招生点,提供“侨智、侨力”支持,还提供了“侨资”支持。

当时,陶铸的工资一个月仅约500元工薪,带头就捐了两个月的工资1000元,以示首倡,后又捐赠书籍307册。陶铸说:“只要能把学校办起来,办好了,华侨回来看到了,就会捐款,谁捐一座圖書館,谁捐一座水产加工厂都可能的。”如他所料,广大华人华侨、港澳同胞和爱国人士都积极响应,慨慷解囊。

归侨蚁美厚赞许道: “陶铸高尚的革命情操, 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。”

1958年3月1日,香港知名人士王寬誠給陶鑄寫了一封信。這封信的背後是100萬元的捐款,建起了當時華南地區規模最大、規格最高的教學大樓。

“陶铸同志: 在办大学的计划下, 将恢复暨南大學的名义, 这对国外华侨和港澳同胞一定会起良好反映与重大作用。我对您提倡复兴这个大学,认为极有意义,也极愿意主动来支持。所以我乐于捐助该大学人民币一百万元,分五年缴付。……可否请你们在这项捐款中, 以无名氏或化名捐助九十万, 我个人捐助十万元。”

熱心人士的慨慷解囊,是對陶鑄的支持與信任。

(王寬誠等來我校參觀)

此外,关于筹办重建暨南大學经费的问题,中央和广东省也大力支持。中央侨委拨专款100万元,广东省地方财政拨款100万元。

設專業,引人才,推動僑校學科發展

重建的暨南大學每一个专业、每一门课程都是结合学校和广东的实际而开设。如经济学系是为了适应广东和华南地区华南的需要;生物学系是基于广东属于亚热带地区,生物种类繁多;化学系是因为广东化学工业和轻工业的发达……

暨南大學现在拥有众多优势学科,与当时的精心擘画是密不可分的。陶铸还亲自解决各级领导干部和师资队伍建设的问题,多方招揽贤才,云集一大批专家,使得暨大一时之间人才济济。

据当时的暨大副校長王越回忆:“当时我在中大任教务长,陶铸到中大去‘挖’人,说要办暨南大學, 中大不放,他就说,你们中大人才有的是。我就这样被他‘挖’到暨南大學来了。”

(1958年,暨大重办,主要招收华侨、港澳学生。图为陶铸校長与优秀侨生、港澳生在一起)

(1958年,省委書記陶鑄和全國政協委員何賢嘗試水産系師生試制的食品)

(1960-1962年各系(科室)師資補充表)

修明湖,建市場,改善僑校教學環境

“建校挖湖號令響,豪情似火三千丈。雨淋日曬等閑事,練就紅心鐵肩膀。”

“今日汗水灑滿湖,明朝歡歌輕蕩漿。”

……

(廣東省委書記陶鑄(右一)來我校並參觀我校基本建設總體規劃模)

1959年,陶铸担任校長期间,暨南大學组织了一场特别的建校活动——修建明湖,准确说,是挖明湖。

(1959年冬,全校教工、學生投入修建明湖)

當時的暨南園,除了荒窪、坡地、平房、紅樓,就屬辦公樓和禮堂好看一些,整體看看校園,讓人不免有些失望。爲了創造良好的校園環境,在陶鑄的領導下,挖明湖開工了!

明湖分为两边,一方一长,方为日,长为月,寓意“战胜困难,取得光明”。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黄卓才后来写道:“每当我来到明湖边散步,踏上曲桥,扶栏凝望,心中就泛起层层涟漪。忘不了啊,当年艰苦挖湖的情景。”

陶鑄非常關心師生生活中的遇到的困難和問題。有教師反映:“學校旁邊買東西太不方便了,都沒有一個市場。”他知道後,就親自約請市長曾生和省、市有關負責同志到暨大開會,說:“要在崗頂建百貨大樓和菜市場!”一言既出,驷馬難追。盡管處于經濟生活困難時期,要建成石牌市場相當不易,但在陶鑄密集的檢查和督促下,石牌市場不到一年就建成了。

(明湖風光)

如今,主持挖湖、建市場的人已去,留給後來人兩片清湖和一個熱鬧的市場。漫步在湖畔,行走在攤販之間,有多少人能記起這一個個豪情壯舉?

教育理念前沿,促進僑校教育發展

陶鑄在開學典禮的講話中指出:“學校的基本任務是培養人,暨大要辦成一所新型的培養一代新人的大學,要以塑造全面完美的人爲自己的目的。”他多次強調要加強對青年一代的社會主義思想教育。陶鑄兼任了學校馬列主義教研室的教授,兩次來學校講課。受他的影響,其他知名人士或領導也來校做專題報告。

在《理想,情操,精神生活》中,陶鑄寫道“我們的時代,我們的社會,是樹立和實現崇高理想的最好社會。生活在我們這樣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青年,沒有崇高的理想是可悲的。一個沒有崇高的共産主義理想的人,好像迷失了路途一樣。”勉勵全校師生志存高遠,不要做物質的奴隸,

(图为陶铸校長对全体师生作重要指示的报道)

陶鑄十分重視學校的教學。文革期間,師生勞動時間異常多。陶鑄說:“不要隨便抽調學生去搞其他工作。……教師也不能隨便調用,要保證他們足夠的時間備課。”在他看來,“理發店不理發,怎麽叫理發店?學校不把書教好,怎麽叫學校?學生學習不好,怎麽叫學生?”

陶铸在担任暨大校長期间,尽管公务十分繁忙, 仍从多方面关心学校的发展,每两个星期必来一次学校,忙的时候就在学校边吃边谈问题。

(陶鑄題詞:堅決貫徹教育與勞動相結合的方針,養成共産主義的校紀校風)

(陶铸老校長与毕业生合影)

陶铸提出了暨南大學的办学方针, 即“应把暨南大學办成尽可能符合海外侨胞的愿望与要求, 具有特色的综合性华侨大学。”“和中山大学一样,属于比较专门的综合性大学。”并按照“面向华南,面向东南亚,面向亚热带,面向海洋”的方向,进行系科专业调整。在陶铸的领导下,到六十年代中期,暨南大學已走上轨道,发展成为当时中国著名的华侨高等学府。1963年身为中南局书记的陶铸因政务繁忙便不再担任校長,由著名历史学家、教育家陈序经担任第二任校長。

(依據陶鑄指示,暨大關于新的辦學方針的意見)

陶鑄的女兒陶斯亮曾提到,陶鑄蒙難病危時贈給妻子曾志一首詩,其中有一句“如煙往事俱忘卻,心底無私天地寬。”這正是他一生的生動寫照。

(新闻中心 苏运生 学生记者 蒋琴)

責編:李偉苗??